通胀隐忧撩动全球神经

  最近外围市场再起波澜,欧美股市从高点开始向下剧烈震荡,原因之一就是因为通胀预期之下,货币政策或许会发生微妙的变化。前期各大央行因为疫情而导致的全球性宽松货币政策可能出现逆转,从而影响市场流动性和投资风格的转变。

  我们先来看一组数据:最新公布的美国四月CPI为4.2%,达到2008年以来的最高值;中国四月的CPI指数为0.9%,但这是在猪肉价格大幅下跌24%的情况下取得的数据,也就是说抛开猪肉,其它上涨的品种引人关注,其中工业品出厂价格PPI上涨了6.8%,飙升至3年半高位。即使从部分大宗商品最近的价格走势也可看出端倪,比如水泥、钢铁和部分有色金属以及石油石化产品的价格居然创出了价格新高,这在全球经济尚处于复苏阶段,需求并没有大规模放量的情况下,让人不可思议。唯一能解释这种价格上涨的原因,就是在前期全球疫情影响下,各国不断放水导致的流动性宽松,目前这种流动性宽松的传导效应已经开始体现在终端产品价格上了。

  于是市场开始担忧货币政策转向。因为如果经济复苏还没有起来,但通胀预期先起来以后,目前极度宽松的货币政策可能会转向。在美国四月CPI数据公布后,市场几乎一致认为,美联储将在2022年12月前加息25个基点的概率从88%升至100%,这是导致纳斯达克指数快速下跌的主要原因,因为科技股炒作资金对利率政策最为敏感。无独有偶,在国内最新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上,也要求跟踪分析国内外形势和市场变化,有效应对大宗商品价格过快上涨及其连带影响。加强货币政策与其他政策配合,保持经济平稳运行。

  这不是空穴来风,实际上中国央行已经提前开始行动了。最新数据显示,中国四月份社会融资规模增量18500亿人民币,三月份这个增量曾达到33400亿人民币;四月份货币供应量M2同比增长降低到8.1%,三月份M2增速还有9.4%之高;四月份新增人民币贷款14700亿元,不仅低于预估的16000亿元,更是大大低于三月份的27300亿元。这一系列操作已经预示着中国的货币政策已经打出“提前量”,就是为了在经济还没有过热之前,在通胀数据还没有走高之前,释放一定的压力。

  全球范围内货币政策如果出现变化,首当其冲受影响的将是资本市场,所以欧美股市最近一段时间波动非常厉害。因为从全球经济发展和疫情控制的实际情况来看,基本面是不支持各种资产价格涨这么多的,但是全球大部分股市确实又涨了这么多,显然就是流动性推升下积累的资产泡沫。不过,这种资产价格上涨的狂欢和A股市场并没有多大关联,上证指数一直徘徊在3400点左右,是全球表现较为稳定的资本市场,所以即便是货币政策出现调整,对于A股来说影响也未必很大。对于那些对货币政策比较敏感的机构投资者来说,可能会有一些影响,比如前期涨幅较大的“核心抱团资产”价格出现了松动,就是这个因素。

  从另一个角度看,A股最近十多年对货币政策的敏感性并不是很强,无论是加息周期还是降息周期,指数基本没有多大反应。A股十多年的“佛系”表现的根本原因在于市场的供求关系一直处于弱平衡状态,IPO和大小非解禁不断地稀释着市场为数不多的增量资金,存量资金更加捉襟见肘。因此大家也没有必要对A股的未来过于担忧,从乐观的角度看,如果全球股市出现调整,全球流动性说不定还会转向,那么相对来说处于价格洼地的A股还可能成为全球资金的避风港。

(文章来源:金融投资报)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以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