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科普大讲坛推出“校长说” 首场主讲人华东师范大学校长钱旭红谈“改变思维”

  校长乃学府之魂——他们的教育理念、办学实践、个人风范影响了一座学府的“气质”。今年,上海科普大讲坛推出全新系列活动“校长说”,围绕高等教育改革、拔尖人才培养、科学技术创新等热点问题,与公众展开热烈讨论。3月27日下午,“校长说”首场活动在上海科技馆举行,中国工程院院士、华东师范大学校长钱旭红,上海科普教育发展基金会荣誉理事长左焕琛和上海科技馆馆长王小明出席活动启动仪式。

  为什么科学和工业革命没有在近代中国发生?

  为什么我们的学校总是培养不出杰出人才?

  (为什么中国)对人类的贡献不符合它的人口比重?

  讲座一开场,“校长说”首场主讲人钱旭红校长便抛出了三个直指人心的问题。不管是探析“三问”背后的深层原因,还是直面“三问”所描述的严峻挑战,思维都是绕不过去的关键点。钱校长指出,作为个人,从改变思维开始,改变自己,由此整个民族、整个国家的整体面貌就开始慢慢发生改变。

  那么,我们到底该如何改变我们的思维呢?

  在此之前,洞察古今中外思维模式变迁的全景格局并以史为鉴,是非常重要的。回溯公元1300年左右,作为思维重要载体的知识,在其发育成学科和体系的过程上,中西方发展出了两条截然不同的路径——古中国强调辨证逻辑,古希腊强调形式逻辑。而古中国形式逻辑的夭折,留下了忽视过程、原理、结构、程序的民族弱点,也扼杀了科学的萌芽。

  回溯公元1900年前后,以牛顿为代表的经典物理和以爱因斯坦、玻尔等为代表的量子物理发生了激烈碰撞。前者是精确的,整个宇宙就像钟表一样按照早已确定的轨道运行;后者是不确定的,在打开盒子前,没人知道薛定谔的猫是死是活。“量子”这一概念发展到今天,早已不局限于物理理论,而深刻地影响了其他科学研究、人类的思维模式以及现实生活。

  在讲座最后,钱校长这样总结道:

  古中国的思维模式、古希腊的思维模式,经典思维、量子思维……任何思维都有其独特的优势和缺陷,我们不能陷入‘非此即彼’的困境。一个思维自由的人,不仅要有严密的逻辑思维,还要有富有想象力的形象思维,系统的格局思维等等。中华民族必将辉煌的未来,一定来自于独有特色、中西融合的思维优势!

  上海科普大讲坛目前已举办161场,邀请到340多位海内外科学家进行精彩演讲,逾三万名听众到现场聆听。今年将上海科普大讲坛将推出听·见未来、科学匠人、科学万象、知识无界,及校长说五大系列,搭建公众与科学家沟通交流的平台,向公众特别是青年一代输出科技知识的同时,增强科技自信,培养创新精神。

(文章来源:周到上海)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以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