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周损失至少60亿美元!“长赐”号搁浅第5天:救援无效欧亚大动脉仍被堵 部分船只绕道好望角

  鉴于此前解救行动失败,运河复航前景不明,一些货船已开始改变航向。

  两艘大型拖船正在赶往苏伊士运河,预计3月28日可抵达,加入解救搁浅集装箱巨轮“长赐号”(Ever Given)的队伍。苏伊士运河服务提供商Leth Agencies称,目前等待通过运河的船只已增加到237艘。

  “长赐”号搁浅发生在3月23日清晨,该船疑似突遭强风袭击,导致船体偏离触底搁浅。400米长的船身卡在河堤两端,横向堵住运河,致使这条全球最繁忙的海上贸易大动脉完全阻塞。这被认为是该运河150年历史上出现的最严重拥堵事件。

  这场进入第五天的航运危机加剧了对全球供应链的担忧。多家欧洲公司警告从亚洲运抵的商品将被延迟。 美国白宫26日表示,美国拥有大多数国家没有的设备和能力,随时准备提供援助。

  德国保险公司安联最新研究显示,搁浅导致的苏伊士运河封锁可能使全球贸易每周损失60亿至100亿美元。业界预计,该船日本船东Shoei Kisen Kaisha及其保险公司将面临一系列重大保险索赔。该船保险公司经记者查证为英国船东互保协会。

  鉴于此前解救行动失败,运河复航前景不明,一些货船已开始改变航向。“长赐”号的姐妹船“长贺”号便在25日率先调头向南绕行非洲好望角,这意味着通常要多花费7-9天航行时间、增加约5000海里航程并导致更大油耗。

  救援前景仍未明朗

  参与救援的荷兰公司Boskalis首席执行官贝尔多夫斯基(Peter Berdowski)27日表示,希望通过重型拖船、疏浚船底周围泥沙和涨潮时机的结合,在几天之内浮起并移动搁浅船只。预计27日晚的涨潮可使运河水位增高50厘米。

  “目前河道砂底承受了巨大压力,我们可能需要通过减载——包括卸下船上集装箱、排出一些压载水和燃料,以减轻船体重量,再加上抽砂和拖轮拖拽等方式结合,”贝尔多夫斯基说,“但移除燃料和集装箱以及疏浚作业将需要额外重型设备加入现场,这都将增加救援所需时间。”

  此前八艘拖船和挖泥船持续作业,试图浮起搁浅的“长赐”号,然而多次尝试均以失败告终。

  “长赐号”货轮是世界上最大的集装箱货轮之一,2018年建造,在巴拿马注册,隶属于日本船舶租赁公司Shoei Kisen Kaisha,由台湾长荣海运以租赁方式运营。该船长400米,宽59米,可载2万零388个标准集装箱。

  在26日晚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该船日本船东Shoei Kisen社长东垣幸人(Yukito Higaki)说,工人们正在继续进行泥沙清理工作,以疏通河岸和运河底部,需要在搁浅船只的船首和船尾下方分别开挖出50至60英尺的缝隙,借助潮汐和拖船力量,希望最早在27日可以将这艘船解救出来。如果行动再次失败,可能不得不考虑卸下集装箱以减轻船只重量,但那将非常棘手。

  有业内资深人士向本报记者解释,“长赐”号吃水16米,参照苏伊士运河工程横截面图信息,该船搁浅处河道一侧仅水深小于11米的航道宽度就有48.9米,估计至少有50米船体搁浅插入浅滩处,加上考虑该船搁浅时的行驶速度和船体重量,该船属于“硬搁浅”;而拖船的牵引力也会因苏伊士运河本身的狭窄而受限;卸下集装箱的操作也相当有挑战性。

  绕道好望角

  在全球贸易极度仰赖的航运业,时间每耽误一天,想要把整个物流链恢复到原有水平就得花两倍以上时间。

  英国家具公司Cotswold 公司从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越南和中国进口家具出售,其中大部分家具一直是通过苏伊士运河运抵英国。该公司运营总监Alan Joseph称,公司有价值170万英镑的家具目前被困在苏伊士运河的大规模海上交通拥堵中。

  他表示,从成本的角度看,预计由于不得不改航并找到其它解决方法的船只,成本会意外增加,该公司决定暂时不转嫁这些额外费用给消费者;不过,鉴于商品价格对运费相当敏感,一些零售商可能别无选择,只能把意外增加的成本传递给消费者。

  瑞典家居连锁公司宜家也警告来自亚洲的电器和家具等商品将出现供应延迟。

  集装箱货运巨头马士基和赫伯罗特表示,正考虑将旗下受影响船只绕行非洲,以避免苏伊士运河的拥堵。

  长荣海运旗下另一艘集装箱船“长贺”号(Ever Greet)25日在印度洋中改道,放弃了还需超过5天才能抵达的苏伊士运河,绕道好望角。该船绕行需要增加约4290海里,多航行9.66天,以当前船用燃油价格约530美元/吨计算,需增加油耗成本约74万美元。而该船通过苏伊士运河的过河费约64万美元,因此若苏伊士运河封航超过一周,绕行从经济上更为划算。

  韩国现代旗下的一艘集装箱船也已改道好望角前往亚洲。

(文章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以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