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雪草书

   在冬天,当小北风吹来时,雪花飞扬。真好看,深吸一口梅花香。从远处望去,在寒冷中,我不禁想起你,你的眉毛,你的嘴巴和你的微笑,甜美如雪花般包裹着蜂蜜,甜美而灿烂。

  
每当我想起你时,我都会带着冰冷的蜡烛在白雪皑皑的地面上行走,仿佛手中握着冰糖,轻笑的声音像山上的雪流一样清脆。冰糖在舌尖上,甜而爽口。所以,我点击了那只红色的小手,疯狂地给了你一封信,记住,只是给你打电话。

  
当其他人阅读时,他们可能不理解。而且,如果您阅读该书,肯定可以理解。心是清晰的,也许这意味着你和我?我想说的是,您会知道的。那么,当您阅读我的草书时会发生什么?有点抱怨,太渴望写。文字如此草率和不耐烦,不如女士的红色小字体那么优雅,也不如少女的低位字母那么优雅。

  
也许你会来这里看着我?督促我使自己的内心平静下来,皱起眉头。目光落在飘飘的雪上,耳鼓收集着梅花。让相思和爱借钢笔和墨水将纸弄脏,浓缩成小字,表达爱意。

  
也许它足够周到,真实。发呆,我看到你在两线之间行走。像以前一样看着你,仍然用柔和的眼睛,仍然在风中,仍然在说话和笑。尽管如此,总是如此热情,让我深入你的眼睛,挡住风雪,让春天的花朵永远绽放,让五彩缤纷的花朵遍布世界。您是在说一种理解,美丽和持久的爱吗?

  
于瑾,在这个寒冷的夜晚,雪在飞翔。我有一支手持笔,雪生正在研究墨水,雪业正在写纸。雪花落成单词,每个单词都在行之间。对于标点符号,请使用“红照学木”的白痴;字里行间是炉子周围夜晚的温暖。那些耳语是十英里桃花的优雅承诺。

  
开幕问候是屋檐下的梅花。雄蕊突然红色,清香抗风,舒缓而美丽。在摇曳的梅花的阴影下是清丽丽酒,它显示了年轻豆蔻的震撼水和爱情的开始。你很温柔,我笑得像一朵花,你的眉毛和羞怯。

  
慢慢喝,一个人喝。与葡萄酒搭配的配菜可能只是大片雪花。看着天空中的大雪,我无法分辨心中的尘土。毕竟,人们无法破坏他们的记忆。即使这么多年,那么多年,他们仍然和昨天一样,他们仍然在思考人们。

  
在这个时候,不用多说,仅一壶酒和两杯茶就足以吸引您的心。仅仅是李子的几枝和雪花的几瓣就足以直接表达你的胸部。只是他们默默面对对方,而他们早已忘记自己的话了。当爱很坚强时,美丽的眼睛会挑逗。

  
雪飘飘,琼瑶突然唤醒岑积栋。似乎所有的爱情都在千里河河畔被杀死了。似乎所有的意图都是真实的,它们正埋伏在茫茫大雪和野外之中。如果不专心,就会四面埋伏,四面楚歌,爱的心就会掉下来。

  
和我一起,保持头脑,为你写作。在梅花的芬芳中,通过雪花的舞蹈,通过雪地填充前河。带着种种温柔,我会草书给你一个爱的笔记,问:好吗?我只是用数以千计的句子cho住了我的喉咙,我暂时不能谈论它了。心脏犹如奔腾的骏马,北风抚摸着琴弦,心脏中古老的山脉和河流被打乱了。

  
此时此刻,尽管我心中有成千上万的单词和成千上万的单词,只等着你打开;即使我内心有成千上万的情绪,只等着你点燃;人们疯狂,内心醉酒,真诚。雪中​​的梅花,普通纸和稀薄的酒,如何表达爱的话语,很难表达你的心意,如何表达爱意,很难让人害怕。别无选择,只能在这张丝绸纸上摆出一个腔的热情。我别无选择,只能把这种深情的迷​​恋埋在雪野山前,等着春天的芽发出相思树的春天森林。听应唱,欣赏盛开的花朵,一路等着您踏上春天的风景,吹奏长笛。

  
遇见你, 知道和爱,是在冬天。我仍然清楚地记得,那时,每天都在下雪。雪花似乎粘在门上,当早晨安静地打开门时,雪花会无意间漂浮起来。每次,我都把它当作是秋天没有用尽的芦苇花,秋天我没有向秋江元帆充分表达自己的想法,也没有把友谊告诉红色和绿色。我必须继续计划冬天。春就像水一样柔软。

  
就是说,在雪花中,我在水岸遇见了你,我马上见到了你。水岸curl缩了,在严酷的寒风中,河没有结冰,但水流却大大缓解了。还有一些水鸟并没有在寒冷的冬天被赶走,而是在水岸上轻轻飘动,在雪的照耀下美丽的翅膀和羽毛,像梅花香诗般的诗句,在纯银的世界中平静而动荡。

  
也许是在那个寒冷的季节里的聚会,我会珍惜相遇之后每一个温暖的春秋两季的阳光,也珍惜这个美丽的冬天。在洁白而神圣的世界中,梅花盛开,飞舞的雪花,海滨芦苇,在莲花雪中枯萎,水鸟的声音。

  
实际上,这个海滨,这座山脉,这水,这个下雪天,梅花盛开逆风而行,又回到了雪地,我再熟悉不过了。几乎每个地方,每个下雪天,我们都不会失望,每个下雪天,我们都将手牵着水到满是雪花的天空深处,欣赏梅花,欣赏雪景,聆听雪,数着李子花。

  
蜿蜒的小巷,山间村庄,山的前后,河上的海鸥和鸟类。我写下了你我的影子,以为在白雪皑皑的梅花中,背景是飞雪,小月吹笛子,梅瑞开始琼瑶。长笛的声音,再加上飘落的雪花,花瓣梅花盛开,像仙女在风中跳舞。

  
轻轻地扭动梅花,举起几片雪花,按照我的感觉,借墨为你写。不要害羞,不要隐藏任何东西,不要隐藏任何东西,不要停止说话。谈论我的想法,谈论我的痴迷,谈论我的爱,谈论我这一生的爱。

  
恰在此时,在院子对面,一阵悠扬的长笛声,李子的芬芳,飘落的雪花落在窗户上,打开窗帘的北风似乎招来了您的问候:好吗?我真的很想你,我想你。

  
一杯酒已经在炉子上煮沸了,芬芳的酒味进入了肺部。在这种白雪皑皑的气候中,只有这杯酒可以承受渴望的寒冷,只有这杯琥珀色的月光杯可以容纳渴望的心,就像我第一次看到它一样令人震惊。

  
大雪草书。千山飘雪,给鸟儿草书。小姐,大地将草书送给天空,爱;江海把草书带到遥远的地方。哦,鸟儿随风写草书;在春天,花种子会给草写草书;尔为岸上的建甲写草书;云儿为雨写草书,我为你写草书,爱你,爱你,爱你…

  
实际上,您已经知道了,您无需多说。当你看到雪花时,你会想起我,知道我想念的。也许您已经赶回去了。雪在路上向您致意。未打开的草书在你的怀抱中,温暖而甜蜜地贴在你的心上,仿佛你在包围我,幸福和快乐,扬起眉毛。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以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