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昏偶拾

  黄昏时分

  

黄昏时来自一个陌生的树林,说着晨星听不懂的语言。在小河边,低声说自己的生活;看着山,疯狂地尖叫着,不表示遗憾。这是艰辛的发泄和短暂休息的乐趣。它涉水穿越山脉,越过水面,但停在这里。静静地欣赏我奔跑的痕迹…在远处,云雾笼罩中,夕阳的光芒从地平线上缓缓倾泻而下,倒在这片辽阔的土地上,使草原,蒙古包甚至牛羊成群涂层的距离。这些层是灰色和黄色,有些暗淡,有些苍凉。夕阳似乎是灰色的,只能靠在山上颤抖下来。

  

风缓缓地吹来,仿佛一个悲伤的年轻人正在吹着一棵老树长笛,有点悲伤,有点寂寞。地面上的树叶散落着,稀疏的植被过去失去了力量,躺在路边,被夕阳的光芒默默地反射。树干上剩下的叶子飞舞着,缓慢地旋转着,慢慢地掉下来,叹了口气倒在了地上,只有树枝在颤抖和窒息。

  

不知何故,我想到了川端康成先生的小说《雪国》。我记得岛村曾经对小牧子说过:“一切都是徒劳的!”岛村对小牧的抵抗被称为“徒劳”。黄昏时,我感到有些真实。物质需求流淌了,当他在路上时,他的行李箱是空的,而且他走路时很沉重-虚伪,声誉和力量充斥着背包。在经历了寒冷的风雨后,在闪电和雷声的映衬下,背包终于弯曲了脊椎,快要死了,我意识到我再也看不见清澈而悲伤的黄昏了。只有望阳叹了口气。这不是徒劳的生活吗?

  

李义山的诗说:“夕阳无限好,但几乎是黄昏。”这里的黄昏已经有了另一种悲伤,也许是对生活的怀旧,对过去时间的the悔,或者对生活的一点遗憾。

  

捡起一片落叶,里面的血管清晰可见,剩下的微妙的绿色似乎告诉你年轻时的能力。突然我感到,夕阳西下,秋风凄凉,我为世界的急速变化和生活的多种多样的悲伤而感到遗憾。但是,落叶将在来年最终繁殖,无奈的时光将过去。因此,在夕阳西下的时候,也就是希望的诞生:所有的损失,轻浮和罪恶都将终结,紧接着又是崭新的阳光。沐浴在夕阳的余晖中,我的心似乎被这种明显的悲伤浸透了,变得越来越清晰。我只在乎一次,但是永远。叶子有一个夏天,秋天和冬天是安全的,我有记忆,痛苦会消失。

  

远方的鸽子训练员的哨声在广阔的天空中回荡,大地因夕阳的余辉而泛红。但是,我已经明白:这是天地法则,一切都是自然的。正如女主人公斯嘉丽(Scarlett)在《乱世佳人》中所说,明天仍然会继续,明天是另一天。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以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