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增搭售不良成常态非上市银行风险是否增加

  近几年中小银行饱受不良增加、资本充足率下降的困扰,去年末开始银行增资扩股潮起。去年12月以来,主要以非上市城农商行为主,证监会披露审核意见逐渐增多。

  今年3月以来,已有徽商银行、宁夏银行、临商银行、中山农商银行、凭祥农商银行、龙川农商银行、镇江农商银行、抚州农商银行等10家银行被披露审核意见。3月15日,中国证监会披露审核意见,广东揭东农商银行、贵阳农商银行定增获批。

  地方国企成“白骑士”

  中国证监会披露审核意见称,同意广东揭东农商银行向特定对象发行股票。募集资金用于增加公司注册资本,提高资本充足率。据发行安排,揭东农商银行拟募集资金不超过4.98亿元,定向发行为广东顺德农商银行、广东粤财投资、揭阳金叶三家公司,定向发行之后分别持股34.22%、13.73%、3.07%,顺德农商银行将成第一大股东

  同日,贵阳农商银行定增获批,拟发行15亿股,发行价格为1.74元,用于补充公司核心一级资本,但未披露发行对象。

  统计显示,今年3月以来,中国证监会已向徽商银行、宁夏银行、临商银行、中山农商银行、凭祥农商银行、龙川农商银行、镇江农商银行、抚州农商银行等10家银行向特定对象发行股票披露审核意见,主要是未上市城商行、农商行。

  去年12月以来,主要以非上市城商行、农商行为主,证监会披露审核意见逐渐增多。今年1月至2月,甘肃银行、张家口农商银行、景德镇农商银行等10家城商行、农商行也获得证监会披露审核意见。

  一位券商银行业分析师表示,直达实体经济融资工具、扶持中小微企业推出的延期还本付息政策即将于3月底退出,企业违约有抬头的风险,这或是中小银行亟需补充资本的原因之一。

  今年3月,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在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可能2021年需要处置的不良贷款还会增长,甚至会延续到明年,因为有的贷款期限比较长”。

  “大中型银行资本充足情况问题不大,主要是一些小型银行资本缺口较大,甚至低于监管红线。”一位华北券商分析师表示,这些地方银行未上市,也很难找到新的股东接手,导致往往只能依靠地方政府协调财政或国企入股,因此各地国企成为农商行、城商行补充资本的“白骑士”。

  定增搭售不良成常态

  定增补充资本的直接原因,是一些中小银行不良贷款率、拨备覆盖率、资本充足率等监管指标已不达标。

  证监会在审核意见中指出,凭祥农商银行、贵阳农商银行不良贷款率、拨备覆盖率、资本充足率等多项指标未达到监管要求,要求补充披露具体原因。揭东农商银行资本充足率未能达到监管要求。镇江农商银行不良资产率、资本利润率监管指标均未达银行监管要求,且披露文件中关于资产利润率的表述存在矛盾。

  上述核心监管指标不达标的原因,指向逾期90天以上贷款全部调整为不良贷款,疫情下一些小微企业违约等。

  在此情况下,定增搭售不良成为常态。“中小银行处置手段有限,风险处置手段与大行不太一样。”一位银行业内人士表示,城商行、农商行定增搭售不良,相当于以溢价核销不良。合规方面存在一定争议,但是实际效果也消化了不良,促进了风险处置。

  信披不准成关注重点

  值得注意的是,除不良贷款、资本充足等监管外,中小银行信息披露不足或不准确,成为监管审核关注重点。

  如证监会指出,临商银行在说明书中发行价格部分表述不准确,要求补充说明。临商银行回复称,定向发行募集的资金将计入股本,说明书中的原表述不准确,表述调整为定向发行价格为1.00元/股,定向发行对象在认购股份的同时须另行支付2.125元/股用于购买本行不良资产。

  不过,业内仍对银行业资本情况较为乐观。“银行盈利能力会在未来12个月至18个月内企稳。银行的资产增长转向风险权重较低的零售贷款,风险加权资产增长放缓,银行业资本状况也将回稳。”穆迪副总裁诸蜀宁认为,由于经济对于通过银行体系创造额外流动性的需求下降,未来12个月至18个月中资银行的资产增速会回落。由于去年四季度处置了大量坏账,2020年底银行体系的不良贷款率从3个月前的1.96%降至1.84%。

  除定增外,去年11月,国务院批准下达用于支持化解地方中小银行风险的新增专项债券额度2000亿元。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曾刚此前表示,补充中小银行资本专项债,针对的是无法以市场化方式来获取资本的中小银行。专项债在债券市场上按市场化机制发行,需要保障本息的安全性。银行补充资本不是一次性的,而是要根本性地提升中小银行经营能力。“这不仅是资本金注入,而且是要在注入过程中提升银行价值,银行价值提升实际就是一个改革的过程。”

(文章来源:城市金融报)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以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